泸西在线,泸西新闻网,泸西信息网,泸西信息港,泸西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泸西历史 >

白马藏区七百年土司**度兴亡史

时间:2018-01-14 05:05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小灰灰网络
白马藏区七百年土司**度兴亡史 我来平武,是因为这些年来我考察的题目之一:藏文化内部的文化多样**。也就是来实地感受白马藏人的实际情形,不意间,却得遇平武

[摘要]我来平武,是因为这些年来我考察的题目之一:藏文化内部的文化多样**。也就是来实地感受白马藏人的实际情形,不意间,却得遇平武这种创始更早,并以汉官转任土职的特别的土司**。

作者:阿来(****·大家专栏作者,当代著名作家,第五届茅盾文学奖得主)

翻检当地史籍,只有一个目的:在像平武这样不同民族不同文化交融地带,除了现时段的抵近观察,更要掌握尽量多的材料,具体而微地观察文化的流变。

这****似乎可以在有关当地的土司史料中找到****,但这是文化变迁的真正****吗?面对历史无声的运行,谁又敢说得到了真正的****。但至少,平武旧时的土司**度相较于其他流行过土司**的藏区,其独具的特点真是值得一说。

过去,川西、川西北的土司,都是由当地少数民族的豪酋担任。但平武此地,旧称龙州府的地区,土司却是由外来的汉族担任的。这是当地土司**的一个特别之处。再一个特别之外,就是这里的土司**历史最为悠久。一般而言,土司**起始于明,在清朝形成完备体**,并在中国西南部各少数民族地区广泛施行,但平武的土司**却起始于南宋。

我来平武,是因为这些年来我考察的题目之一:藏文化内部的文化多样**。也就是来实地感受白马藏人的实际情形,不意间,却得遇平武这种创始更早,并以汉官转任土职的特别的土司**。

这个土司**的创立之早,早到南宋理宗朝宝庆二年——公元1226年。南宋朝廷便在此地设置龙州三寨长官司。首任土司王行俭。

据《白马土司家谱》,王行俭本是扬州府兴化县人,进士及第后,朝廷派遣其远赴四川出任龙州判官。因“在任开疆拓土,兴学化夷,创建城垣有功”,被朝廷册封为新置的龙州三寨长官司长官,辖**境内少数族人,并准许其子孙后代世袭。王行俭由任期有限的流官,转任可以祖孙世袭其职,永久宰治当地少数族群的土官。

进士王行俭原任龙州判官,是监察**质的职官,改任土官后,职权扩大许多:“管辖关、寨,及番民种类、户口、生业、服色、嫁娶、死丧、风俗俱全”,俨然是一个土皇帝了。

其实,“开疆拓土,兴学化夷”有功,这是表面的理由。真正的理由是那时蒙古铁骑统一北方后,正大举迂回南下,四川全境已然成为南宋**击蒙元大军的最前线。地处川边的龙州更是前线中的前线。当时的龙州筑有坚城,而城外四野,高山深谷构成自然天险,蒙古军久攻不下。周围很多地方失陷后,龙州的战略地位更为突出。

当时,面对蒙古大军猛烈****,肩负龙州守御重责的军事主官献城投降,判官王行俭本是负有监察之职的文官,却拒不投降,率众别筑城垣抵御元军。南宋朝廷授予他这个流官以世袭的土职,一来当然是因为其拼死**元;二来也是意识到,朝廷已经没有给他更多实际援助的可能,便以赏地赐民的方式来予以鼓励。

这一时期,南宋朝**元,越来越力不从心,便意图以此举措,动员更多的民间力量参与**元。当时,就有官员上疏皇帝,建议在那些已然沦陷或将必沦陷的地方:“择其土人可任一郡者,俾守一郡,官得自辟,财得自用。如能捍御外寇,显立隽功,当议特许世袭。”这篇上疏叫做《论一时权宜之计疏》。

看来这样的权宜之计,至少在龙州当地,是收到良好效果的,不然南宋朝廷不会在39年后,即南宋度宗咸淳元年——公元1265年,又在龙州当地,赐流官龙州知州薛严为龙州世袭土知州。这一次的理由就很直接了:“守城有功,遂赐世袭”。

薛严,祖籍山西。其家族后迁移山东历城,又迁移到四川临邛。薛严本人1226年登进士后,到龙州任知州。因拒战蒙军,坚守城池有功而得世袭土知州之职。

不想一时的权宜之计却固化为一种**度传之久远。

王、薛两家流官变成世袭土司后,真的坚持**元,直至周围地区均陷落,龙州一地成为孤岛,仍然坚持抵**,公元1276年,蒙古大军兵临南宋首都临安城下,南宋皇帝赵显派大臣求和不成,被蒙军俘获,南宋王朝事实上灭亡。王、薛两姓土司才停止抵**,归附元朝。

元朝仍宋旧**,仍准其世袭其土职,继续其对封境之内土地人民的宰治。

以薛姓土司为例,薛严归附元朝后,“仍知龙州。”

元成宗大德四年——公元1300年,薛严于七十多岁高龄病故,“薛子,薛子和,大德四年袭任。”

元顺帝元统元年——公元1333年,薛子和之子薛惠成,“袭父前职。”顺帝至正元年——公元1341年,“征服松潘番夷,功升宣慰司。”

到了明洪武二年——公元1374年,又是改朝换代的时候了。“颖川傅友德帅师平蜀。由阴平入蜀。”当时薛家世袭土司位的叫薛文胜,遇明军“首先率众归附,供给军储,指引道路,总兵官录其功,仍令在职镇守边方”。又是明朝委任的土官了。

这时的王姓土司已传位到一个叫王祥的人,他“首率番夷归附,助运粮储,开设龙州,仍授原职,从祀名宦”。

再到满人入关,明王朝崩溃,此时的薛家在位土司叫薛兆选,即于清军到达龙州之时,“净发,带出番寨难民”投诚。“蒙赐红**奖励,管理番寨。”时在清顺治六年——公元1649年。

也在同年,王姓土司“率番夷投诚,仍袭长官司之职,防御阳地隘、黄羊关等关,管辖白马路十八寨番夷”。

这时,王、薛姓土司在今天的平武一地已世袭统治部分“番地”三百余年。

此一时期,川边一带藏族地区的土司**才开始普遍施行。

这时王、薛两个曾在中国南北东西数度迁移的家族固守在平武这个汉文化的边缘地带已然好几百年,日益土著化了。

总体上,他们还是努力维护和加强与中央朝廷的联系。

明朝宣德年间,土司王玺与薛姓家族的薛忠义奉四川巡抚令,同率士兵进松潘“平羌乱立功”,诏升龙州宣抚司。同年冬,和薛忠义同入京城献马谢恩,皇帝赐观灯山。王玺因征松潘有功,朝廷奖给白银四万两。王土司便以此银建平武报恩寺。王玺在位时,此寺未能建完,其后代接着修建,前后凡二十年。此寺至今天,在我看来还是平武最有价值的景观。历经动荡年代,居然未被兵灾火焚,处于龙门山断裂带上,经历几次大地震,也未受大的损坏。

此行前去参观,这座明代建筑正在进行汶川地震后的大规模整修。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